張旭光談當代書法創作    
  

前言

我在書法家協會一沒有財權二沒有人權,但是我有思考的權利,應該說這些年主要的精力是思考書壇的發展,思考了書壇創作的發展。

·可以自慰的話,我在這一塊是做了努力了,不管其它人在做什么,鬧矛盾也好,還是怎么著也好,這個跟我關系都不大,我一頭就扎在里面了,對外邊的聯絡上包括對上對下的聯絡上可能我做的不大夠……

·再一點就是在評選這么多年下來應該說是我是沒有私心,比如因為我夫人也是搞書法的,而就因為我在負責書協的展覽,那么她的作品就不能參展,后來她沒有辦法就去畫畫了!因此鬧了很多矛盾!

    張旭光

  

采訪實錄

記者:您對當代書法審美流向及當代書法創作狀態有一個什么估價?

張旭光:就我經歷的這幾年“國展”評審來看,正如沈鵬先生在“八屆國展”開幕式上所講的那樣:“八屆國展”的成功舉辦,標志著中國書法走上了穩定發展的道路。我當時解讀他的話的標志就是三句話,12個字:“堅持傳統,鼓勵創新,多種風格。”這是書壇走向穩定發展的標志、當代書壇的導向,從創作角度來看,應該說是抓住了書法藝術本身的規律,這是一個宏觀的規律。“堅持傳統”這一條不可替代,歷史上至今沒有更好的辦法替代它。因此,這一條是要堅定不移地往前走,整個書壇包括我們的創作隊伍、包括各大院校的教學,包括培訓班的教學我認為基本上都認定了這一點,“堅持傳統”不動搖,這是書法藝術發展的獨特規律,必須要遵循它,現在看來這個認識是越來越自覺,越來越清醒了,這也是當代書法深化發展的一個表現;第二句話“鼓勵創新”,就是說必須在“堅持傳統”的基礎上去創新。我們堅持傳統,深入傳統,歸根結底還是為了創新,只不過書法和別的事物發展有所不同,就是我們必須把傳統這一塊打牢,但是,打牢還不是目的,還要創新,只有這樣,我們的道路和目標才能明確。現在中國書協舉辦的展覽、評選,如果沒有新的東西評委會就會排斥它。應該說絕大多數評委都達到了能看懂書法的水平,而且看的時間長了都愿意看有個性的作品,誰也不愿意看平庸的,越是有個性的越容易引起關注,越容易引起認可。因此,從這點看,書法在當代作為一門藝術去要求它,也是很明確了。第三句話“多種風格”主要是為創新開辟道路,沒有個人風格,就不叫創新,那么,大家都創新,都找個性的話,那肯定是多樣化的,這樣的話,我們這句話就必須要講,就是多種風格的問題。我分管創作評審這塊,從指導思想上,我認為書壇就是一個百花苑,必須是百花齊放,藝術園地才是燦爛的春天,那怕這花很小,它也要在春天開放,這是天道,即自然規律,人道就是要順應天道。如果說你這個園地里面就剩下一種牡丹,你開的再好,那也是失敗的,也是不正常的,也是違背天道的。這是我近來一直深入傳統文化的一種思考。《易經》就是講要順乎天道,天行健,天在奔騰不息地往前走,天有陰晴,有圓缺,它有它的規律,這叫天德。人為什么要講德呢?講德也是要順應天德。我們古代傳統文化講得很明白,我們古人在那種農耕時代,靠自然吃飯的時代,古人對天的理解,對自然的理解絕對比我們今人的理解要深刻地多,因為古人沒有別的儀器,只有靠對天的感應,我們現在對天的理解都借助了大量的科學手段,人本身直接感應天道和自然的能力已經遠遠落后于古人,所以,在這個意義上,《易經》在現代仍然有先進性。我們從大的宏觀把握上,或者叫導向上,整個書壇創作的發展,我認為這三句話基本上可以概括,同時,也概括了我們的思想,概括了我們的狀態,而且我認為在今后相當長的時間內,不管提法有什么變化,還是將沿著這條道路繼續往前走,這是整個書壇創作的狀態。同時,現在有一些年青的書家,成長的很快。他們從傳統功力的把握上及時代的審美把握上都跟過去大不一樣。20世紀90年代到21世紀初這一段時間,比80年代從境界上高出了很多,其中一條原因就是整個書壇把握住了書法的規律,所以才進步比較快。第二,信息量大了,各種出版物都多了,這都是他們成長的條件,現在有人提出,堅持傳統,鼓勵創新,在一個階段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它現在過時了,現在應提原創性,我說不行。當代書壇8000多中國書協會員中實際上有2000會員基本傳統深入都達不到,為什么呢?每次大展初評掛起來之后,進入復評的1000多件作品中有相當一部分作品連到位都達不到,對傳統基本的東西還沒把握住,還要淘汰很多,最后剩下幾百件的時候,才看得過去,這說明什么呢?說明我們的會員隊伍當中尚有大部分人對傳統的把握還不到家,因此,這時候提原創性有點早,度的把握很重要,所以說,現在對于整個書壇的引領仍然是要強調這三句話,仍然要強調“到位”和“味道”問題,還不能過多的強調原創性。
記者:沈鵬先生曾提出當代書壇缺乏人文精神問題,引起書壇普遍關注,您怎樣看待這一問題?
張旭光:關于人文精神,書壇怎么發展,怎么導向,很重要的是要把當代書壇的問題弄清楚,然后才能有針對性地提出措施。當時主要有針對性的提出兩點:一是傳統文化問題,我們這一代書法家,由于歷史的原因,造成了傳統文化的缺失,傳統文化缺失帶來的問題是兩個方面的:一個方面是我們對傳統的碑、帖,我們的經典作品本身深入的不夠,帶來我們書法創作上的營養不良;還有,傳統的道德觀念、傳統的國學對我們的人生觀、世界觀的影響弱化,像古代士大夫階層所恪守的做人的原則,那種“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的人格精神沒有了。從而導致了我們當代人文精神的缺失。還有一條,就是傳統文化的積累不夠。書法是一門綜合的藝術,它需要十分豐富的、肥沃的土壤,離開了肥沃土壤對它的滋養,它仍然不能開得十分的鮮艷。就是說,技法是一個層面,文化底蘊是一個層面,道德價值又是一個層面。我認為,傳統文化的缺失會同時造成三個層面的缺失。所以說,在這一二年中,我一直在呼吁。作為書協,作為一個藝術團體,不能靠行政命令,靠行政發文件,主要靠引導,靠我們的行為,靠我們的作品去說話。現在書壇出現的現象,什么代筆之類,功利主義很強、很浮躁,這都和我們傳統文化的審美不夠有關系。
我最近看了一份材料,講中國古代為什么儒、釋、道三家能夠共存?認為儒家,是講人,人就是善;道講真,講自然;佛家講的是心靈的彼岸,追求未來,講求美,所以說儒、釋、道就是真、善、美,儒、釋、道就是我們傳統文化的基石。如果說對這些東西學了,研究了,受到它的熏陶,受到它的影響,我想,在人格、境界上就會有一個很大的提高,而恰恰是這種真、善、美的營養又滋養、提升了書法的品位。所以必須倡導深入傳統,深入傳統文化和我們傳統的經典作品,而恰恰是這一代人由于歷史的原因造成了它的空白。這也不是一個理論問題,這是社會發展過程中由歷史造成的,從事書法研究的人,這一點一定要具備。這是當前的一個不足,而且這個不足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就能解決的,因此,它是一個長期的任務。第二個不足就是現代審美意識的不足,當代書法藝術是建立在什么樣的基礎之上的呢?書法的概念已經發生了變化,書法和寫字已經不是一回事情了,因為工具變了,毛筆基本上不用了,鋼筆也慢慢不用了,都開始敲鍵盤了。因此,實用的這一塊越來越少了,那么,實用的這一塊小了以后,書法越來越會走向獨立的一種藝術形式,一旦進入了獨立的藝術形式,它就獲得了永恒,盡管它的面可能會縮小,群眾基礎會減弱。比如說甲骨文,早就不用了,但是它作為一門藝術會長久的存在下去,所以,藝術性高了就要增加藝術因子,藝術因子一方面存在于我們的傳統經典當中,有時候是越傳統越現代,但有一條,如果是現代審美意識能力不夠,可能還讀不出來,我一直強調用現代審美意識到傳統文化里面去開掘,開掘出現代審美的洪流,現代審美意識提高了,和我們經典里面已經存在的與現代審美意識相通的東西相共鳴,才能把它挖掘出來用到創作中去,我認為這是現在書法創作的一條道路,也是一條捷徑。這樣的東西它是既古既新的。另外,審美因素的強化,把書法作為一種視覺的藝術去看待,因而,就要考慮它的結構、造型、時間、空間問題,就要考慮旋律問題,書法有音樂的質素在里面,考慮那種強弱、節拍的關系、旋律的關系等。因此,你要提高現代審美意識,僅就書法搞書法是不行的,必須廣開眼界,到各個姊妹藝術當中去汲取營養,然后為你的藝術創作服務。還有一個問題,譬如說漢碑也好,魏碑也好,它都是刻過的東西,不是墨線,現代美的書法是要把它變成墨線,墨線就有筆法、墨法的時代性問題,你怎么樣把它變化成一種有生命的、有韻味的、有意味的一種線,這里面就涉及到一種墨的變化,墨和水的關系問題,實際上,可以借鑒國畫里的一些東西,彼如林散之講“雨淋墻頭”,雨打在墻頭上,那種感覺,那種集團式的線形成的感覺,這都是現代審美意識所要考慮和理解到的。還有,像現代美學講到的,如何從你的生活體驗當中去把這種體驗轉換成自己的一種語言,這就有原創性在里面。

記者:您提出的現代審美能力問題,我認為關系到當代書法創作的審美轉換,它應該和強調傳統處于同等的地位吧?

張旭光:現在搞書法的人,或者說喜歡書法的人,一定要區分開寫字和書法的關系,寫字以傳達寫字的內容為主,它是可讀的,達到基本的要求就夠了,但書法不能僅停留在這個層面上,必須要有深層的東西,在各個審美范疇和形式上都要達到很高的標準,而且它的目的不再是為了傳達書寫的內容,而且是以審美為主,以傳達寫字為輔,首先從觀念上就要轉變,應該說大多數人還是認為書法就是寫字,當然它離不開寫字,但你必須要超越寫字,在這個基礎上,對現代的造型、現代的構成、現代的旋律、現代的輕重關系、水墨關系等加以認真借鑒。當然,現代審美藝術也是多樣化的,你寫的和時代并行、大氣磅礴,這是一種風格;你寫的很婉約,很輕松,使得現代很匆忙的人看了你的字之后很愜意、閑適,那也是為時代服務,你寫一種返璞歸真的東西,講究趣味的東西也會有人喜歡。堅定不移地深入傳統和十分明確地去提高現代審美能力是并重的,缺一不可。
記者:當代帖學這兩年出現了一個很好的發展勢頭,但是我也注意到你在一篇文章里提到由于當代傳統文化的缺失,包括對經典的理解不夠深入,實際上也是造成我們遠遠不能真正接近魏晉風韻的原因,我覺得這些問題在當代帖學創作當中也出現了一些苗頭,您怎么去看當代帖學整體的復興勢頭?
張旭光:我覺得現在的一些很有才華的,很有追求的這些年青人,對于“二王”東晉風流這一塊,在理解上還不到位,還有隔膜,主要問題還是對于魏晉時期的文化背景和生活狀態不了解,完全用現代人的眼光看古人,在文化的儲備和情感的儲備上都不能接近古人,所以它離得很遠,學也是學表面的東西。這是從事當代帖學創作的青年書家所要加以注意的。具體問題已在上面談到了,此處就不加展開了。

記者:謝謝您接受采訪。

(姜壽田、黃俊儉根據錄音整理,未經本人審閱)

   張旭光采訪照


   參加筆會


   張旭光震撼大字


   閱讀

  

張旭光簡介

張旭光,字散云,1955年10月出生,河北安新縣人。原中國書法家協會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評審委員會副主任,學術委員會副主任。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中國書法家協會草書委員會副主任、硬筆書法委員會主任。北京大學書法研究所客座教授,清華大學張旭光書法藝術工作室導師,中央美院客座教授,中國美術館藝術委員會委員。自1988年先后在中國美術館舉辦個人作品展,在中央電視臺舉辦講座,赴日交流講學;作品多次入選國展、中青展、名家精品展等重大展覽,收入《中國著名書法家精品集》、《中國當代美術全集·書法卷》等多部大型書法集;在曲阜、岳陽樓等多處勒石刻碑;被中南海、人民大會堂、中國美術館、軍事博物館、京西賓館和日本、韓國以及歐美國家收藏;出版專著有《楷書》、《行書》教材,《現代書法字庫·張旭光卷》、《張旭光書法集》、《張旭光系列藝術文叢》(四卷本)、《張旭光詩詞書法》、《行書技法》、《行書臨摹·創作》光盤,并有多篇文章發表。先后擔任中國書法蘭亭獎、八屆國展、九屆國展、首屆青年展等重大評審活動評委會副主任,負責組織和評審工作。

張旭光倡導“重讀經典”,提出“以現代審美意識開掘書法傳統的現代洪流,使創作既從傳統長河的源頭而來,又站在時代潮頭之上,即古即新,走向未來”。他提出的“到位與味道”、“發展新帖學”、“激活唐楷”等思想,以及他的創作,已經廣泛影響了中國書壇,形成了主流書風,被稱為當代書壇的領軍人物。

  張旭光作品
   
 
 
往期精彩回顧    
書法網 以海量書法、篆刻、國畫信息為基礎,傾力打造中國書法第一門戶!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資料郵箱:[email protected]
魯ICP備06004066號
学生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