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海簡介    
張海,男,漢族,生于1941年9月,河南偃師人,1981年入黨,l962年10月參加工作,畢業于河南省新鄉師專理化系,大專學歷。1960年7月就讀于河南省新鄉師范專科學校,1962年10月任河南省安陽市西大街小學教師,1964年3月任河南省安陽市總工會職工學校教師、工人文化宮干事,1975年10月任河南省安陽市群眾藝術館副股長、股長、副館長,1982年3月任河南省書協干事、副秘書長,1985年6月任河南省書協副主席兼秘書長,1986年7月任河南省文聯副秘書長、省書協副主席兼秘書長,1991年11月任河南省書協主席,1994年1月任河南省文聯副主席、黨組成員、省書協主任兼書畫院院長,1998年8月任河南省文聯副主席、黨組成員、省書協主席,2000年5月任河南省文聯主席、黨組成員、省書協主席,2000年12月任河南省文聯主席、黨組成員、省書協主席、中國書協第四屆副主席,2001年至今任河南省文聯主席、黨組副書記、省書協主席、中國書協第五屆主席,2010年12月29日再次當選中國書協第六屆主席。第八、九、十屆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常委。手法 其書法四體皆能,以隸書、行草為最著。篆書得力于楊沂孫,行書出自“二王”,草書追張旭、懷素神韻,楷書以《張猛龍碑》為宗。早年隸作求其精美,取《乙瑛碑》之骨肉停勻,《封龍山》之寬綽古雅,《禮器碑》之變化如龍,自家風貌。后潛心研究漢代簡書,以行草飛動圓勁的筆觸,寫莊重醇厚之體,形成了具個性的草隸,為書界所公認。其作品曾赴西德、芬蘭、新加坡、日本、加拿大、法國、韓國、香港、臺灣等國家和地區多次展出,并參加全國第二、三、四、五、六、七屆書法篆刻展覽,日中代表書家作品展,中新書法交流展,世界和平年書展,中日書道交流展,日中著名書家百人展,中華人民共和國現代書法名作展等各類展覽。作品被收錄于《中國新文藝大系》、《現代書法選》、《古今書法選》、日本《臨書大系》等百余種作品集,國內博物館、碑林多有收藏、刻石。《書法》、《國書法》、日本《書道藝術》有專文介紹。出版有《張海隸書兩種》、《張海書法》、《張海新作選》、《張海書增廣漢隸辨異歌》等。曾獲河南省書展一等獎、首屆龍門獎金獎、第五屆全國書法篆刻展覽全國獎。

    張海主席在中國書協第六次代表大會開幕式上

  

采訪正文




   張海主席發表講話


   與王岳川探討書法


   張海主席上海書法展


   工作照


   參加藝術人生特別節目


   張海


人民日報推出系列報道《電腦信息時代,中國書法出路何在?》有人也許會說,“出路”一詞,給人感覺是處于困境之中,怎么會用在中國書法身上呢?這些年,中國書法多火爆啊:書畫拍賣專場高潮迭起,慈善晚會上捐助金額屢創新高,書法展覽會上人頭攢動……分明是金字塔尖的輝煌,哪有什么“出路”問題?

是的,您說得對。但是,換個角度想想,書法的基座呢?光鮮亮麗的背后呢?“提筆忘詞”,“想不起怎么寫”,你身邊的朋友,不是常常這樣感嘆嗎?如今不會寫漢字的人群越來越壯大,從中難道不是隱隱約約聽到電腦信息時代猶如翻滾而來的洪流巨響嗎?
此篇采訪報道,就是要把書法家的所思所想告訴讀者,大家來共同探索中國書法的出路,為中華文化的繁榮昌盛貢獻才智。

中國書法確實面臨挑戰

記者:張海主席,不久前,關于“韓國計劃將書藝申請為世界文化遺產”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雖然最終證實是一場誤會,但虛驚一場中,國人的敏感說明了什么?您會不會擔心中國書法的美會成為絕響?

張海:我不擔心。書法的發展在當前雖然也有一些困難,比如電腦的普及,辦公無紙化,人們用毛筆寫字的機會少了。但書法實用功能弱化,則更利于向藝術的方向發展。當前,不論在中國還是日本、韓國以及包括東南亞一些國家在內的漢字文化圈,書法都越來越受到重視。然而毫無疑問,中國作為漢字書法藝術的發源地和母國,其地位是任何國家也不可能代替的。書法申遺中國應為唯一申報國。當然,如果韓國把漢字書法與本國文字藝術結合起來進行保護,也是好事。但若純粹搞書法申遺,這是不可思議的。中國書協和有關方面正在協調,共同做書法申遺的工作,目前已經有了較大進展。申遺不是壟斷,是為了更好地保護發展。

記者:中國書法只是一個統稱,可粗分為兩大類,書法的藝術和漢字的書寫。書法藝術有時甚至上升到文化的層面,但后者是前者的基礎,關乎書法藝術的發展。如今的中小學生沒有足夠的時間學習漢字書寫,令中國書法的發展后勁出現問題,不容忽視。您認為中國書法的最大挑戰在哪兒?

張海:書法確實存在隱憂。首先,由于書法實用功能逐漸弱化,寫毛筆字不再是人們的必備技能,以致一些人對書法比較生疏,這使得書法的技法傳承遇到了很大的挑戰。其次,由于文化語境的轉換,傳統文化的傳承也面臨嚴峻挑戰,書法界的一些人傳統文化功底較為薄弱,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書法藝術水平的提高和當代書法大家的出現。再次,書法教育的普及如何與現行教育體制相協調,也還有許多問題要解決。

如何看書法的普及率下降

記者:書法遇到的難題目前已是國際性的了,據報道,日本韓國等書法的普及率也在下降:在日本,盡管從小學到初中都有習字和書法課,文科大學里書法也是選修課。但40歲以下的年輕人認為書法缺乏使用價值而不愿學習。日本中小學生要去參加計算機、英語學習班,學書法的時間被擠占。韓國書協理事長全明玉告訴中國的記者:“以前人們都是通過書寫文字來表達意思,如今電腦的普及對書法的影響相當大。學書法的學生越來越少,十個韓國人中恐怕沒有一個會書法。”
作為漢字發源地的中國是書法的大本營,現狀又是如何?大多數學生的漢字書寫水平嚴重下降,令人擔憂。初高中的學生不重視書法課,是因為書法和高考沒有直接聯系。調查顯示,部分院校有書法選修課,選修者寥寥。

張海:從總的情況來講,寫毛筆字作為文化人必備技能的時代已經過去。從這個意義上講,書法的普及率的確是下降了。而且由于書法未納入應試教育的課程序列,使得教育部門對書法教育的重視程度不夠,學生也多因關注應用技能的學習而不太重視書法的學習。然而我們整個民族對書法仍然保持著相當的熱情。而且,關于書法教育的問題,近年來國家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不少學校開設了書法課,各地分別編寫了書法教材。還有如何把書法教育和考試體制結合起來,也是需要研究的問題。

然而從另一個方面來講,書法實用功能弱化的同時,藝術功能空前強化。現在有越來越多的人把書法藝術作為畢生追求的目標,不是出于實用,而是出于對這門古老的傳統藝術發自內心的熱愛。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書法的普及率并沒有下降,甚至于還上升了。隨著人們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會擁有越來越多的自由支配時間。因而我相信,將來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投身于書法藝術之中。這也是以往任何一個時代所不能比擬的。

客觀看待中國書法現狀

記者:“兩會”期間,您和中國書協申萬勝副主席提交了兩份提案,建議國家建設中國書法館和中國書法學院,并建議在中小學開設書法課;中國書協副主席段成桂也與全國政協委員趙麗宏聯署提案,建議將中國書法向聯合國申報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是否可以這樣來理解,這是為中國書法遠慮所產生的近憂?
因為僅從目前的情況來說,中國書法的現狀還是不錯的。書法已成為中國文化的重要符號,是中國的國粹。最近中國人民大學的一份調查表明,中國書法近年來首次超過京劇成為海外人士辨識中國的文化符號。最重要的是,中國書法背后的中國文化精神正在發揮越來越大的影響。
不可否認的是,與此同時,書法也有一種尷尬處境。有人批評說書法已成為脫離大眾主流生活方式的傳統藝術,在傳承與發展危機中透出一種沒落心態。也確有一些低俗的雜耍式的“書法”經常出現在民俗文化節上。中國雖有強有力的書法專家,但沒有形成多層次的教育群體。
是不是有鑒于此,中國書協才舉辦“中國書法進萬家”、“中國書法環球行”活動,試圖讓真正好的書法起扶正祛邪的作用?
到底中國書法的現狀如何?請您為我們的讀者精確地描述中國書法的現狀。

張海:關于書法的現狀,現在有一個詞可以說明一些問題:“書法熱”。而且這種“書法熱”從改革開放以來已經持續了近30年,至今仍然在繼續。現在從中央到縣,幾乎都成立了書法協會,有些地方連鄉一級都有。不少行業也成立了書法協會。可以說,全國已經建立起較為完善的書法金字塔結構。目前中國書協會員有萬余人,省以下各級書協會員約百萬之眾,這是歷史上所從來沒有過的。廣大群眾學習書法的熱情高漲,各大專院校書法專業都有充足的生源,而且各地的民間書法班報名也十分踴躍。絕大多數家長把書法教育作為素質培養的內容而非應試教育。中國書協舉辦的各類展覽投稿者日眾。1980年舉辦首屆全國書法篆刻展,收到稿件僅1000件,到2007年第九屆國展,收稿近6萬件,20多年間增長60倍,整體水平也越來越高。完備的組織、科學的運行機制,保證書法事業持續健康發展。隨著中國的文化崛起,書法在國內國際的認知度、美譽度和影響力都在逐步提高。許多外國朋友來中國學習書法,他們對這種具有濃厚東方特色的藝術給予很高的評價。

寫字是人際交流的重要手段,書法不僅僅是一門藝術,更與人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書法作為藝術,其基本藝術語言即是人們常用的漢字,這使它深深地扎根在人民群眾之中,有著深厚的群眾基礎,可以說,中國人的心中有著深深的書法情結。在這一點上,書法得天獨厚。

當然,在當前的現代化進程中,市場經濟法則起到強勁的支配作用,人們首先考慮生存和競爭的需要,不可能把書法這種主要是修身養性的藝術放在壓倒一切的位置,這是可以理解的。畢竟社會上的書法從業人員所占比例還是很小的,絕大多數人只是把它作為業余愛好。書法不期望“進入大眾主流生活方式”。然而它作為現代社會人們生活的一種補充,一種緩沖,一種心靈寄托,一種精神追求,也是非常重要的。

繼承與創新,是書法藝術自身發展的問題,作為一門藝術,這個問題是永恒存在的。中國當代書法藝術的發展,也正是按照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創新這一主流路線進行的。中國書協主辦的歷屆展覽和評選,都認真地貫徹了這一原則。至于社會上一些江湖雜耍式的“書法”,這種現象難以避免。但我相信,隨著書法藝術的普及,人民群眾的欣賞水平越來越高,他們就會越來越沒有市場。

提出建中國書法館、中國書法學院和書法申遺的建議,是從我國文化發展戰略的角度著眼。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崛起,文化是不能缺位的。書法的繁榮復興,要納入國家文化發展戰略的通盤考慮。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并不意味著只能放到博物館里保存起來,尤其是非物質的遺產,只能在傳承中發展。書法申遺,將會引起更多人的關注,這只會有利于它的發展。

中國書法出路何在?

記者:針對中國書法出現的難題,各方面都在努力探索出路。例如,廣東和重慶的中小學已恢復了書法課,天津近年也強化對小學生漢字書寫的培訓,把習字和書法列入必修課程,正在編寫的一套地方教材有《習字與書法》。天津市教委已把習字和書法列為小學一至五年級地方課程,教材正在編寫中,將由政府埋單,向學生免費提供。
在4月3日舉行的教育部新聞通氣會上,國家語委副主任、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管理司司長王登峰透露,我國將推出針對大中小學的學生漢字書寫等級標準。目前該標準正處于調研論證階段,尚無正式出臺的時間進度安排。
對此,許多人歡呼,但也有不同的聲音。這些聲音透露出的憂慮是,實行起來的效果會違背提高書法影響力的初衷:有人認為,課堂不應成為復興傳統藝術的地方,進課堂也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傳統藝術在當代面臨的傳承與發展危機,以此類推,京劇進了課堂,書法、國畫、昆曲、武術等也會相應地進入,強行推銷會引起人們對傳統藝術的反感;書法進課堂成雙刃劍,易招權力上位,最終變味,事與愿違,招公眾不滿;有人認為,漢字書法可以申遺,但意義不大,因為“遺產”往往意味著“博物館”里的展品或“保護區”里的物種,沒有生氣和活力,沒有希望和將來;有人認為中國書法的出路只有一條,得像郭德綱的德云社那樣精耕細作,就能拯救傳統藝術。
您認同上述這種觀點嗎?請闡述您對中國書法出路的思考。

張海:書法所面臨的問題,本質上是現代化進程、功利主義和市場法則對傳統文化、傳統價值觀的沖擊。中國傳統文化講求修身齊家,養性怡情,陶冶情操,從表面上,與追求功利,提倡競爭的現代市場法則是不相容的。但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現代化社會所引起的一系列矛盾、困局又可以用傳統文化去矯正和補充,所以二者不但可以共同存在,而且可以相輔相成。

從另一個角度來講,書法和漢字密不可分。而一個民族的文字是其文化的核心,國家有必要以適當的行政手段給以保護。強調漢字的規范書寫,不但是現代化建設的需要,無疑也是捍衛民族文字的需要。文字關乎國家統一和民族的尊嚴,應給予高度的重視。書法課應當和漢字的規范書寫結合起來,針對大中小學生推出漢字書寫等級標準是完全必要的。這和一般意義上的傳統文化進課堂還不是一個概念。昆曲也好、武術也好、國畫也好,都不涉及國家統一的問題。而文字則不同。書法是建立在漢字基礎上,書法應當盡快進課堂。

中國的現代化目標和傳統文化并沒有根本的不可調和的矛盾和沖突,只要我們正確對待,正確處理二者的關系,包括書法在內的傳統文化一定能為現代化建設作出貢獻。保護傳統文化,體現一個民族一個國家在現代化進程中的成熟度。在現代化建設的同時保護好傳統文化,使二者更好地結合起來,趨利避害,兼顧科學和人文精神,使經濟和人的精神協調發展,這才符合科學發展觀。保護傳統文化,不是不加區分地把所有舊的東西都保護起來,而是要經過細致的甄別,去偽存真,去粗取精。保護傳統文化是全社會的責任,既有專家從事專業性的工作,也有人民群眾的廣泛參與。尤其是作為民族文化核心的文字,不但需要全體中國人的參與和實踐,而且需要適當的行政手段和政府力量。我堅信,漢字書法藝術在使用漢字的中國一定會有新的輝煌。隨著世界范圍的對于現代化和全球化的反思,不同個性的民族傳統文化將得到進一步的肯定和弘揚。因此中國書法的前景是光明的。

  張海主席的書法作品
 
 
往期精彩回顧    
書法網 以海量書法、篆刻、國畫信息為基礎,傾力打造中國書法第一門戶!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資料郵箱:[email protected]
魯ICP備06004066號
学生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