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融齋主的中和之道    
     

前言

采訪時間:2011年10月
采訪地點:北京張繼藝術工作室
采訪人:宋濤(榮寶齋出版社編輯)

“樸率”應該是我這個時期對隸書風格的一個總體追求。一個樸,一個率,實際上它們是一對矛盾。樸是那種憨實、蒼厚的感覺;率則是一種灑脫、一種奔放。我想讓樸與率之間既相互融合又互相限制。
在自然發展的前提下有意識地去構想、去設計契合自己審美的風格形式。這樣做就避免了兩個不利因素,一是純粹自然發展的緩慢,一是急于求成的膚淺。
作為一位有思想的書法家、其成熟性就表現在不盲目跟隨時風和真實地表達自我上。一位真正優秀的書法家都是有個性的,沒有個性就不會有風格。純粹的個性也不是風格,風格是個性的升華,是學養、審美、閱歷、悟性等方面的一種綜合表現。
一位書法家一旦形成了自己成熟的表現手段,用筆就是自然流露。用筆不僅代表著其技巧水平,更代表著其綜合能力。學養、審美、膽量、悟性等統統都在用筆上表現出來。

——張繼

張繼

張繼,字續之,號四融齋主,1963年出生于河南長葛。大學期間主修美術書法,獲書法藝術碩士學位。現為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美術書法研究院副院長兼秘書長、軍事科學院政治部文藝創作室主任、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中國書法家協會隸書專業委員會副主任、東方印社社長、中華詩詞學會會員等。

 

    張繼

 
 
  采訪實錄    
     

宋濤:張老師是當代中青年書法家當中非常優秀的一位,不僅是書法創作方面成績斐然。在詩、畫、印方面也有很多成果,“四融齋”名副其實。俗話說“隔行如隔山”,但又有“隔行不隔理”的說法。請根據您在詩、書、畫、印諸方面的藝術創作實踐,談談您對這兩句俗語的理解。隔行如隔山這個“山”是什么?隔行不隔理這個“理”又是什么?

張繼:首先,我真的不敢說詩、書、畫、印都有成就,這不是謙虛,畢竟精力有限。但我在這四個方面的創作意識還是比較強的。詩、書、畫、印這之間的聯系非常密切,比如書法和篆刻,都應是書法門類,無非是工具、材料變了。篆刻是在石頭上用刀寫,書法是在紙上用筆墨去表現。但并不能說把篆書完全不變刻到石頭上去就叫篆刻,或者把頭像如照片一樣真實地刻到石頭上就叫肖形印。篆刻是有單獨要求的,要刻出印味,要具有古樸、金石氣。書法與繪畫也是密切相通的,比如我的書法很多章法形式是從國畫的構圖來的。古代的隸書章法以有行有列的形式為主,現在,要想有所突破,只在隸書里面找是不行的,可以從其它門類里面去尋找更加豐富的形勢借鑒。

宋濤:這樣隸書章法的來源就很豐厚了。

張繼:對,它就不是僅僅就隸書而隸書了,甚至不是就書法而書法了。比如以篆刻或繪畫的形式、感覺創作一幅書法作品,效果肯定不一樣。更何況創作書法作品時不可能完全按照篆刻或繪畫來,只是受它們的一些啟發。所以說在藝術學習的初級階段是要主攻一門,但是,從一個書法家長遠的發展來說,肯定不是靠一個碑帖、不是靠一種字體,也不是靠書法一種藝術門類,而是綜合的。只有像金字塔一樣的鋪墊做得很大,將來才可能拔得很高。
過去常說的“隔行如隔山,隔行不隔理”,這個“行”是超出了藝術范圍的。這個“理”應該叫一通百通。其實一通百通,不光是藝術,生活當中所有的事情都應該是一通百通的。         我想“山”應該是個外在的東西,是有形的。比如不同行業之間的操作手段不一樣,這些操作手段就應該是“山”,這些“山” 是實實在在存在的,是一個技術層面,是一種物理現象,是能說的清、能看的見、能摸的著的。但是這些“山”有大山有小山,有高有低。或者有長遠的“山”,有暫時的“山”。相近門類的事物,隔的“山”就小一點。門類隔的太大,這個“山”必然就很大。比如在書法創作上是高手,但在文學領域就不一定是高手,這里邊就實際存在一個“山”的阻隔,不過文藝門類內的山可能是個小山,不是大山。理工科和書法肯定存在一座大“山”。有人提倡書法家應當學者化,但學者不一定是書法家,因為學者距書法家之間還存在書法技巧這座“山”。書法里自身的特征具備了,相關的學問又豐厚,那么書法和學問肯定會相得益彰的。
 “理”是內在的、抽象的,是無形的、看不見摸不著的。不管是社會科學、自然科學,還是藝術,他們之間也有一個“理”是相通的,比如:繼承和發展的關系,實踐和理念的關系等。學理工科的人有沒有繼承和發展的關系,有沒有實踐和理念的關系,肯定是有的,這都是理。我們常說搞藝術最重要的有幾個詞匯:一個是觀念,一個是實踐;一個是理論,一個是技巧,他們是相互緊密聯系在一起的。生活中常見的開車也是如此,學開車前,學的交規課,就是理論,但學完交規肯定是開不走車的。如果不學交規理論,直接開車,將來就可能會出現很多交通法規問題。藝術里邊講布局講虛實,和政治智慧,和軍事謀略等也存在理念思想上的互通。應該說,內在的理是相通的,但需要去悟,也有些人悟不透。
為什么說學習書法,先集中精力深挖一個點,其實這一個點挖掘深了,其它的點入手肯定不會太低。因為一個藝術門類里面的“山”是小“山”,其創作手段、表現方法比較接近,更何況內在的“理”又是緊密相通的。比如隸書吃精吃透了,達到了80分,再去寫其它字體,一上手就會在60分,不會是20分30分的低分數,因為在深挖隸書的階段當中理解了、解決了書法中諸多理念上的問題。能寫出60分,就是“理”通了。但是,寫其它字體也不可能一上手就是80分,因為其它字體還有其自身的一些特點。這些特點,就是表象的、實際存在的小“山”。

宋濤:在書法創作方面,張老師榮獲了許多全國性大獎。我印象中您的隸書風格與現在不同。現今您的隸書風格獨特、剛健高古,讓欣賞者看一眼就知道是您的隸書,這也是一位成熟書法家的一個標志。對比前些年的隸書,您覺得您現在的書法風格成熟嗎?以后,會不會還要變?什么樣的狀態是您理想的書法狀態?

張繼:這個問題很好,其實也抓住了很多要點。前段時間有一個人想收藏我五屆國展獲獎的章草風格作品,我說現在讓我再去寫1992年的章草,即便是對著臨也不會一樣,因為審美觀和整個技巧能力都變化了。就隸書而言,道理也是一樣的。這么多年,我體會從總的變化方向上,應該說是從動向靜走。就像孫過庭《書譜》里講:“初學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務追險絕,既能險絕,復歸平正”,我大概也是這樣的規律。最早學書法,從《曹全》、《乙瑛》入手,它們是比較規矩的。到了八十年代,自己有意識追求貌似雄強、貌似生動奔放的風格,現在看那時的作品內在比較空。隨著年齡的增加,隨著對傳統更深刻的認識,自己的審美觀也在逐漸變化。我過去留長發,蓄胡子,現在你要說再讓我弄個長頭發我絕對不干。因為審美變了,審美變了是因為自己的內在變了。行為都是隨著觀念的改變而改變,有什么樣的理念就會有什么樣的行為。
對隸書的創作我也是有幾個過渡期。前段時間,我給自己刻了幾方印,其中一方起首印的印文是“樸率”。這個“樸率”應該是我這個時期對隸書風格的總體追求。一個樸,一個率,實際上它們是一對矛盾。樸是什么,樸是那種憨實、蒼厚的感覺;率則是一種灑脫、一種奔放。我想讓樸與率之間既相互融合又互相限制。實際上,書法創作全是矛盾,收與放、動與靜、剛與柔、虛與實、大與小等統統是矛盾。任何一對矛盾的統一實際上都是追求中庸,但這個中庸在個人意識里是有偏差的。比如說大小,追求大的效果,也會有小的、精致的成份;剛柔相濟,或追求以剛為主,以柔作為調節;或追求以柔為主,以剛作調節。就好像水、空氣和冰之間的關系,100攝氏度以上的水逐漸變成氣體,0攝氏度以下的水自然就結冰了。隨著溫度的變化,水的性質發生了改變。但是只要溫度控制在0攝氏度與100攝氏度之間,水沒有變成氣體也沒有結冰,其性質就沒變,那么冰鎮的水和燒開的水,同樣是能喝的水。書法也一樣,只要我的隸書風格追求不是狂率得收不住,或樸厚得立不起來,那么我還是在中間,這個中間就像水的溫度,并不一定是50度,我可以喝90度的水,也可以喝10度的水,10度的水就很涼很涼了,90度的水雖然很熱,但是它畢竟還是水。
    追求中庸風格,就看向哪邊傾斜,看主要表現哪種風格。比如魏碑,像龍門《始平公造像題記》以方示人,但不是全方,也有圓。再像《爨寶子》以剛為主,剛中有柔,《曹全碑》以柔為主,柔中帶剛。表現時就看誰是主要的。那么我追求的“樸”和“率”,也是試圖在它倆中間游動,也不一定是50度。實際上我認為越往中間,越不好把握,越往兩邊偏的越好把握。比如在表現上更拙一點好把握,更巧一點好把握,不拙不巧,實際上不是太好把握的。我想盡可能在這個中間找出自己的路子,也許會時而偏左,時而偏右。這條路子可能是曲折的,從審美追求上,可能會在中間這條線上有所擺動。

宋濤:中間地帶的要求確實非常高,兩邊都要精熟掌握,才能融匯成美妙的中間。

張繼:是的,既要樸又要率,有時多點樸,有時多點率。 這還不僅僅是隸書、不僅僅是書法。包括文學,特別狂怪的語言,特別老實巴交的、土得掉渣的語言可能都不是中間風格。有的作家語言土得掉渣照樣是大作家,有的非常華美也是大作家。寫出很拙的作品,是大書法家,寫出很巧的也是大書法家。這和技巧關系不大,主要和審美有關。文學、書法到了一定程度,技巧真的只是一種自然流露的東西,表現的完全就是心境,追求的就是一種審美、一種心態,或者說是一種情感。

宋濤:張老師剛才也談到風格的一些問題。在風格成熟的塑造上,像您一樣走過來的書法家肯定是千錘百煉,過程漫長辛苦。對待風格問題,現在不少學書者有的急于尋找風格,有的則聽取前輩“風格慢慢會有”的教誨。您覺得風格是慢工出活,水到渠成?還是在初涉之時,就應該有意識的去尋找探索自己想要的風格。

張繼:剛才你說的是兩種情況,一種是自然形成,一種是有意構思,這兩種情況在當下社會可能都不是全面的。我認為風格的塑造是介于二者之間,過去的很多老書家風格可能都是自然形成。因為他們當時的書寫工具以毛筆為主,并且一直在學古人、學傳統,這樣傳統的東西有了,他們生活在那個時代自然會有那個時代的感染,然后又有自己自然流露的一面即個性。有傳統,有時代,有個性,藝術創作的三要素都具備了,風格自然就形成了。但現在不同了,社會發展迅猛、生活節奏加快,當代書法的發展也處在具有競賽性質的展覽時代,似乎不允許慢慢地、自然地形成風格。但如果一開始就有意識去尋找風格,可能會忽略了基本功的錘煉,將來的作品未必經得起推敲。
我就想中間有一個折中的渠道,就是在自然發展的前提下,有意識地去構想、去設計契合自己審美的風格形成。這樣做就避免了兩個不利因素,一是純粹自然發展的緩慢,一是急于求成的膚淺。在書法學習過程中,一方面積極錘煉,積極學習,積極深挖傳統;一方面有意識地側重某一種適合自己的風格。比如我的一個學生,創作基礎定在《乙瑛》上,苦練《乙瑛》的過程是自然的,期間再練習些行草,是為了點畫的生動,練習些篆書是為了點線的厚度等。無論練習行草,還是練習篆書,目的是為在《乙瑛》基礎上創作出風格服務的,這個就是構想。這個構想是理性的,會在自然發展的前提下,出成績快一些。 就像人體增加營養一樣,缺什么補什么。書法缺剛性東西,就寫寫魏碑。點畫有點薄,就寫寫篆書。點畫有點死,就寫寫行草。實際上就是一種策劃、一種有意識的補充。

宋濤:在一日三餐的基礎上再吃點保健品,是比較健康的。張老師在《我之當代書法創作觀》一文中,談到了您對當代書法創作所持有的十個觀點:務求品位、深挖傳統等。從文章中看得出張老師是具有傳統文人風骨的現代書法家。您認為藝術技巧具有重要性,又認為藝術的最高境界是超越技術的。其中“書如其人”的觀點非常有深度。在當今展廳效益下,展廳內展覽的作品似乎使我們很難體會到“書如其人”。您覺得展廳時代的展覽書法與“書如其人”是不是一種矛盾?

張繼:過去有人講“書如其人”的人是人品,其實是不太準確的。因為歷史上不排除有些人人品不高但書作不凡,比如蔡京等。像劉煕載所言:“書,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這是比較具體和準確的,也就是說書法的最高境界是書寫、流露、表現自己內在性情、審美與綜合素養,“書如其人”不是最直接的一等一的關系。                                                                      
當代書法展覽中作品的風格面貌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部分作者為了追求視覺效果,而采取一些迎合評委、迎合時尚的手段,違背了自己內在的自然表達。這樣的現象對作者和展覽本身都是不利的。展覽形成了一個單調的形式,作者的視覺審美也被局限在這個單調的形式當中。作為一個展覽及任何一個觀眾,包括作者本人在內,都希望展覽是豐富多彩、百花齊放的,絕對不希望參觀展覽時,看到的都是一兩種模式。作為一個有思想的書法家其成熟性就表現在不盲目跟隨時風和真實地表達自我上。一位真正優秀的書法家,都是有個性的,沒有個性就不會有風格,純粹的個性也不是風格,風格是個性的升華,是學養、審美、閱歷、悟性等方面的一種綜合表現。
   現在很多作者忽略了這一點,只顧評委喜歡什么,時尚偏重什么,什么樣的作品是當代人比較追隨的,容易獲獎的。他們卻忘記了認識自我、開發自我。在一個展覽當中,突然發現一件作品風格面貌突出,跟誰都不一樣,但是又表現得很完善很成熟,既有傳統又有時代又有自己獨特的個性,這絕對是好作品。但這樣的好作品是慢慢地自己打造出來的,往往出成績不會太快,不過只有這樣的作品才能立于不敗之地。反之,時風變化,追風的人還得跟著變。
    人們常說血型不一樣性格不會太一樣,那么現實存在的展覽中的作品為什么面貌雷同呢?作者都是B型血或者都是O型血嗎?肯定不可能。“書如其人”還能不能“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這都是需要反思的問題。真正致力成為書法藝術的作者,肯定要耐于寂寞,要持之以恒,十年磨一劍。  

宋濤:近年來有不少人講,當代書法理論研究與創作實踐出現分離,理論研究者和書法創作者各說各話,甚至互相輕視對方。理論研究者說一些青年創作者綜合文化素養不高,書法創作者說理論研究者基本的書法技法都沒有過關,其理論是紙上談兵。您如何看待這種現象?

張繼:理論和創作之間,肯定不是截然分開的。隨著當代社會分工細化、學科細化,加上個人精力有限,我想理論和創作的適度分離是有它的必然性,不可太求全,事物都是有所側重的,既要求一個人是杰出的書法理論家,又要求他同時兼備高超的書法創作水平,其實不是很現實。學術研究和實踐創作都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的。所以說,各有側重是有必要的也是必然的。
但理論和創作的聯系非常強,這一點是必須注意的。一個理論研究者的理論素養不應和他自身的書法審美距離拉得太大。高水平的理論研究者了解書法歷史發展的規律,什么樣的書法作品是高雅的,什么樣的是低俗的,應該是有很清楚的辨別。從技巧上說,理論研究者寫得不熟練,某些點畫不到位,或在風格純熟的程度上沒有達到很高的境界,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畢竟在書法創作上投入的精力少。但是其書法作品應該表現出與其理論、審美相匹配的格調,我認為這是一個關鍵的地方。
書法創作者首先應該是技巧方面的能手。技巧除了思考和領悟,還需要有大量的精力和時間去訓練。最初的時候,技巧不可能精熟,但是,審美一定要跟上,基本的創作理論應該具備。沒有高深的綜合學養,早期階段對創作不會產生太大影響,但隨著技巧水平的提升,將越來越彰顯出它的重要性。  
也有一些書法家創作水平是一流的,但是不善于用語言或文字來表述。可這似乎不能說明其創作理論水平低,他的理論可能是很樸素的。不可能說,理念上特別低俗的書法家,一下筆格調會很高雅。當然真正全面的理論研究不僅僅是創作技法理論,總的說來,最基本的要求,理論研究者須讀得懂優秀的作品,創作者須明白藝術創作內在的道理。

宋濤:張老師講得非常好,不同側重的人群是用不同的表現形式來表達自己,有的人表現在文字上,有的人表現在創作上。理論不一定就是文字理論,也可能是實踐理論。張老師的隸書在當代獨樹一幟,影響很大。請您談談您對用筆的理解。

張繼:用筆是開端也是歸宿。從開始學書法,拿起毛筆,今天寫橫,明天寫其他點畫,老師怎么教學生就怎么寫。可以不考慮書寫結果,可以不以作品的標準來要求自己。這是用筆的開端;用筆也是歸宿,一個書法家的最高的表現就是看用筆達到了什么水平,能不能代表書法家最明顯的個性特征、個性追求。比如說,我們看一些抽離出結構的書法點畫,那么王羲之的、米芾的、王鐸的我們可以很快就可以辨別出來,這就是因為他們不同的用筆代表了他們不同的個性特征和追求,這些千姿百態的點畫里面包含了他們多少年來對書法的理解和積累。
用筆最容易也最難,最簡單也最復雜,有限中蘊藏著無限。為什么這么說,因為用筆與結構不一樣,在短期內,結構的高低錯落大小方圓是可以思考,甚至是可以安排設計的。但是用筆沒有時間和余地去設計與安排,它基本上是書法家多年書學的積淀和自然的流露。當然最初有很多技法上的要求,如提按、徐疾、虛實等,但是,一位書法家一旦形成了自己成熟的表現手段。用筆就是自然流露。用筆不僅代表著其技巧水平,更代表著其綜合能力。學養、審美、膽量、悟性等統統都在用筆上表現出來。  

宋濤:時常聽到有些先生說“現代性”的書法作品與中國傳統的“中和美”的觀念不相符合,大眾最容易接受的依然是“雅俗共賞”的書法作品。張老師是如何看待“現代性”的書法作品的?

張繼:藝術創作涉及到兩個群體,一個是創作群體,一個是接受群體。這兩種群體是互動的。創作群體有自己的主動權,他們既有迎合受眾群的一面,還有自我主張的一面。有的作品他們會為受眾去創作,比如投展覽的書法作品和贈送朋友的作品,在形式上、內容上需要有一些不同的考慮。創作群體的自我主張或者說為自己而創作需要具備一定的膽量和見識,有很多作者怕自己的作品不被接受群體理解,從而不敢展示自己的探索。
真正的藝術創作首先是藝術家自己的事。受眾群是否需要考慮,視情況而定。藝術家完全迎合別人,是不可能發揮很高水平的。不同的人審美不同、學養不同、技巧不同、經歷不同、個性不同,創作出來的作品肯定是不同的,這是正常的。如果大家都完全沉浸在一種很傳統的藝術風格上面來,我認為這個反而是不正常的。
所以說,作為“現代性”的書法作品,能不能上大型的書法展,這里有一個展覽的總體要求問題,并不是不上展覽,這種探索和風格就不能要了。當代社會的發展是開放的、多元的,也是包容的,只要不是嘩眾取寵,真正的藝術探索與實踐,無論結果表現出來是否符合大眾“雅俗共賞”的審美,都應當受到鼓勵。他們作為一種藝術存在是沒有問題的,并且他們也會有他們的受眾群。“現代派”的創作手法借鑒了國外的創作理念,可能超越了目前大眾的一般審美,不過,他們有現代藝術創作方面的追求,在這個過程中的失誤或缺失是可以包容、可以理解的。何況現在主流的書法創作上也存在很多問題,有問題不怕,可慢慢調整,最重要的是方向正確。
“現代性”的書法作品和傳統“中和美”的書法作品,實際上不應該有鴻溝,也不應該完全隔離。毛主席指出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現代性”的書法作品應該是百花園中的一支奇葩,無非是稍微另類一點,但還是藝術。雖然它們不是一種純粹傳統的文化,更多的是西方文化來融入的藝術,就像現在年輕人,過西方節日一般,但他們還是中國人。
話說回來,我們現在追求的經典,追求的在傳統基礎上去創新,也有好多人不接受。有的人甚至接受了那種庸俗低俗的東西,而且接受群很大,這是需要警示的。中國當代書法創作的主流還應當是在繼承深厚傳統的基礎上,融合時代和個性去發展去創新。

(宋濤根據錄音編輯整理)

 

   張繼先生接受采訪并點評作品


   張繼先生接受采訪并點評作品


   講解隸書學習與創作的要領


   


   帶大家參觀下北京張繼藝術工作室


   


   書房一角


   墻上的拓片斑駁古樸


   工作室中的篆刻作品


   


   


   篆刻展廳兼運動室


   學員學習室


   墻上的照片講訴了張繼先生多年的藝術成就


   工作室內播放的張繼先生書法講座


  張繼書法&篆刻作品    

茅臺賦(黃底)

隸書 孫子兵法

隸書杜甫詩

隸書投子義青詩漁父歌

 

銀漢

鄭板橋詩題畫蘭(2011,4尺)

宏略振環宇 雄氣貫長虹

篆書斗方

 

玄鑒

博涉多優

察之者尚精

帶燥方潤

 

導之則泉注

頓之則山安

古不乘時

翰不虛動

 

和而不同

極慮專精

將濃隨枯

若行若藏

 

無間心手

行藏之趣

意先筆后

真以使轉為情性

 

重若崩云

     
 
 
往期精彩回顧    
書法網 以海量書法、篆刻、國畫信息為基礎,傾力打造中國書法第一門戶!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資料郵箱:[email protected]
魯ICP備06004066號
学生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