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人得法,去俗去燥——中央財經大學文化與傳媒學院書法專業    
     

書法,有“學”的層面;有“術”層面。學的層面可分為書之內的學問和書之外的學問。書之內的學問可分書史與書論;書之外的學問則有義理、詞章、考據諸學。術的層面可分為技法的知識與訓練、應用的范圍與方法。技法的知識與訓練又可分為書之內的與書之外的。書之內的是諸種書體;書之外的是諸藝。應用的范圍與方法,可分為鑒藏與經營。
中央財經大學文化與傳媒學院書法專業旨在合“學”的層面與“術”的層面而構建探索書法多種傳達形式的實踐體系。一方面以“學”為中主,重建書法批評的獨立格局;追求藝術品經營的學術品質。另一方面以“學”為中主,書藝與諸藝相融合,構建探索實踐體系。
具體而言,本專業依托中央財經大學的優勢學科和文化與傳媒學院相關學科交融滲透的架構,讓學生在積累文史功底,掌握書法理論、技巧的同時兼通藝術品投資、經營與管理方面的知識,以期本專業方向的學生具有寬闊的學術視野和較強的社會適應能力,以迎接社會的多樣化選擇。學生經過專業的培養和基本技能訓練,能在社會團體、學校、文化藝術部門、博物館、拍賣行業及廣告公司等企事業單位從事書法藝術研究、教學、創作、藝術管理以及藝術品經營與管理等方面的工作。
目前,中央財經大學文化與傳媒學院已經形成了書法專業本科——碩士的梯度培養架構。2011年開始面向五省市招收書法方向的本科生,2012年開始面向全國招收漢字與書法方向的碩士研究生。
本科專業在培養學生基礎的文史功底與書法理論、技巧之外,依托學校的學科優勢背景,以藝術品投資、經營與管理為品牌特色。碩士專業方向是在漢語言一級學科的涵蓋之下,側重于對漢字發展史和漢字書寫史的研究。漢字形、音、義的關系;漢字書寫形態的演變;漢字書寫與文化傳播;漢字書寫與書法教育;書法創作史與書法理論史等是本研究方向的重點研究課題。

 

    中央財經大學校徽

 
 
     

主體課程構架:

 

基礎課程

專業課程

拓展課程

本科階段
(學制4年)

國學概論、藝術概論、中國古代文學、古代漢語、中國美術史

文字學、篆書、篆刻、隸書、楷書、行書、草書、書法史、古代書論、碑帖學

藝術品投資與經營、書畫鑒定與收藏、博物館經營管理、日本書法、文化產業概論、文化市場營銷學、圖像傳播、社會調查研究方法等

碩士階段
(學制2年)

語言學、音韻文字訓詁學、中國古典文獻學

書法史專題研究、古代書論專題研究、書法理論與批評、書法創作

藝術品投資與經營、書法與設計應用、碑帖研究、書畫鑒藏研究、古詩文寫作初步、域外書法研究、當代藝術研究等

 

 

師資隊伍:

本專業方向教育顧問為歐陽中石先生。主要師資由三個方面構成:一是專業教師;二是校內藝術品投資與經營方面的專家;三是社會資源。本專業方向學科帶頭人為文化與傳媒學院院長王強教授。
王強:教授,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早年求教于啟功先生門下,致力于漢字書法藝術研究已有20馀年,于文學、書法、文化產業諸領域頗多建樹,出版《中國書法導論》、《書法學》(參與編寫)、《魏碑》、《中國書法講讀》、《中國傳統文化精神》、《老子道德經新研》、《宋詞說略》、《唐宋詞講錄》等多部著作。與劉樹勇教授合著的《中國書法導論》被譽為近二十年書法理論研究里程碑式的代表,自上世紀90年代初至今在書界產生了重要影響。20世紀90年代與劉樹勇教授提出了“先鋒書法”的概念,引起很大反響,并策劃組織了“先鋒書法與傳統書法的對話”大型研討會。另有大批理論文章散見于《中國書法》、《書法研究》、《書法報》、《書法導報》等專業刊物。書法作品為中國美術館、中國文字博物館、世博會等權威機構收藏。

 

陳明:研究員,中央財經大學副校長。師從啟功先生、歐陽中石先生,長年致力于書法藝術創作,多次舉辦個人展覽,深受社會好評。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大型展覽,并被中國美術館、世博會等權威機構收藏。

劉樹勇:教授,畢業于南開大學中文系。自20世紀80年代后期始,集中以中國書法為研究個案,比較研究中國視覺藝術中的表現主義傳統與西方抽象藝術中的語言純粹化問題,成果頗豐,有一系列著作和文章行世,如《中國書法導論》(合著)、《中國先鋒書法家群體》等等。書法之外,涉獵廣泛,于繪畫、攝影、圖像傳播等領域均有建樹。曾策劃并主編《新中國美術文獻博物館》(此套圖書獲得年度中國國家圖書獎),《簡明世界史》、《簡明中國史》以及大型歷史圖書《歷史真相》等。

張冰:書法博士,本科、碩士畢業于北京師范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書法系,博士畢業于首都師范大學中國書法文化研究院,師從歐陽中石先生、葉培貴教授。出版《楷書張猛龍碑解析》、《中國書法名家識別圖鑒》、《國學新讀本》(編委成員)等多部著作。發表論文多篇,散見于《中國書法》、《書法》、《中國藝術報》等專業刊物,代表者如《關于書法史研究方法的若干思考》、《拓展書法作品的圖像功能研究》、《從米芾到吳琚》、《“唐尚法”質疑》等等。

外請專家:

王家新: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北京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作品入選全國書法展,全國中青年書法展,中日書法交流展,全國行草書法展、全國楹聯書法展、全國扇面書法展、亞細亞書法邀請展、巴黎當代中國書法作品展、20世紀書法大展、中國美術館當代書法名家提名展等百余次展覽,并被中南海、中國美術館、故宮博物院等收藏。

葉培貴:首都師范大學中國書法文化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北京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九三學社中央書畫院副院長。出版《學書引鑒》、《米顛癡頑》、《行書教程》、《中國書法藝術》(合著)、《中國藝術史 書法篆刻卷》(合著)、《中國的書法》(合著)、《〈康熙字典〉通解》(主編之一)、《中國美術館當代名家系列作品集書法卷——葉培貴》等10多種,發表學術論文50多篇。

 

硬件設備:

在學校的大力支持下,一系列先進的教學輔助實驗場所及設備為書法方向的教學研究提供了便利條件。主要有:多功能藝術教室、書畫裝裱制作室、廣告制作室、影視制作室、語音實驗室、電子編輯室、多媒體工作室。此外,還設有綜合性的藝術工場、文化創意工作室、39號空間美術館、中財大書畫院等實踐基地,給學生提供良好的操作平臺。

   王強院長


   王家新


   葉培貴


   陳明


   劉樹勇


   張冰

 
  與中央財經大學文化與傳媒學院王強院長的對話    
   

記者(以下簡稱記):王院長,您好!中央財經大學文化與傳媒學院今年開設了書法專業方向,貴校的培養方向是與眾不同的,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的反響。這次訪談我想請您談一談對貴專業書法教育的相關問題的構想和看法。中央財經大學書法專業方向的教育理念是怎樣的?

王強院長(以下簡稱王):書法教育,有“學”的層面,有“術”的層面,也有“用”的層面。學術是“道”、“理”作用于作品的;應用是拿“道”、“理”作依據使作品良性地流通。“道”、“理”是根本,是傳統的靈魂,書法教育者的培養目標就是要使受教育者知“道”、“理”,進而準確地把握傳統。有此作底蘊,則創作、批評、鑒藏、經營諸項皆不至于偏離大道。

記:請談談您對高等書法教育中如何把握傳統和創新的看法?

王:天地人物,皆須有個道理,天長地久,人物流變,時間積累起來形成歷史,歷史凝聚出傳統,傳統誰也回避不了,傳統有著“克里斯瑪特質”,它感召人、支配人,因為它有著先人的道理作依據。“道”和“理”,在古人那里也是可以分著說的。道有道的宇宙,理有理的宇宙。錢穆先生說:“道的宇宙,是在創造過程中,有多種可能的變動,而且有些處盡可由人來做主。理的宇宙,則先已規定了,在此規定中,無法有變動,誰也不能另有主張,另有活動之余地。”那么,“道”“理”合著說,既有創造而變動,又有法則以恒定。傳統以道理為依據,則傳統的“克里斯瑪特質”就表現為其既有創造而新變之可能,又有約法之律條的限定。傳統是具有著“可能”的規定性,所以它既有感召之力,亦有支配之力。故而,所謂準確地把握傳統,是在有限中求無限,亦即在有限之規定中,求無限之新變。
在書法教育中,書法創作自然是重要的課程,這里既有傳承的問題,也有創新的問題。但是傳承指向什么?創新指向什么?這是首先要弄清楚的問題。我以為傳承者,是書法的“本體之法”;創新者,在書法的“創作之法”。前者指向的是書法作為萬物之一物的“物”之“理”;后者指向的是書家作為群人之一人的“人”之“道”。所以,書法創作的課程,其教育教學目的,應該是對歷代書寫痕跡之“理”的準確把握,與對歷代書家風格之“道”的準確把握。
先說傳承。“書法”是從“寫字”中獨立出來的,她有了自己的一套規約,這套規約使其成為一種自在自為的東西,它成為一種獨立的存在物,具有了一種“物性”,具有了一種不依賴于人及他物的屬性而存在的自在特征,亦即書法作為萬物之一物的存在之“理”。這個“理”就是所謂“本體之法”,是區別于“他物”的規定性。
對歷代書寫痕跡的準確把握,所把握的是書法的“本體之法”,是書法之所以為書法的“法”,即前所說書法作為萬物之一物的存在之“理”。古人對這個“法”與“理”的界說,在于執筆、用筆、布局諸項;在于對筆墨紙硯等工具材料的關注與限定。這是書法藝術異于其他藝術形式的自律規約系統。所以,對于書法本體的關注,則往往表現在對書法的純技術性規則的關注;實際上是透過這些純技術性規則對書法中一切規定性秩序的關注,是對書法的自律性的關注。在此基礎上說對書法傳統的把握,是指對其原初的、完整意義上的把握,而不僅是對一些可見的局部形式手段的把握。只有準確的把握,才有優化的傳承。而只有建立在準確把握基礎上的傳承,中國書法才不會在發展中異化。書法教育者,應該是不使書法本體異化的守望者。
再談創新。創新者,指向的是書法的“創作之法”,不是“本體之法”。“創作之法”指書家所具有的、個性化地對書法本體的領悟。這涉及風格問題,并不涉及書法本體的一般規定性問題,因為書家是以自身機體的內在秩序去顯現、維護或延續著書法的“本體之法”。創作之法與本體之法是有關聯的,但它已非一般法則、或說已非通理,而是極具個性化之特殊法則了,是一己之道了,這是書家特立獨行的存在與顯現方式。“創作之法”一定是要顯現“本體之法”的,否則就不是書法;這種顯現又一定是特殊的,所以它成為某一書家的風格。吳寬說過:“稱善書者,必曰師鍾、衛,及睹顏、柳諸家,異體而同趣,亦未必不自鍾、衛來也。若夫宋之蘇、黃、米、蔡,群公交作,極一代書家之盛,其構勢雖各不相侔,要之于理,又不能外顏、柳而他求者也。”吳氏所說的“趣”與“理”,即是指書法的“本體之法”,鍾衛顏柳、蘇黃米蔡,所謂“異體”、所謂“構勢各不相侔”,即是說他們各有其一己之法,后人無論師鍾師衛、師顏師柳,都是由此特殊之法以窺本體之法,而不是滿足于師鍾似鍾、師衛似衛。總是要從鍾衛顏柳、蘇黃米蔡中脫出去,即所謂“脫古法”,亦即超越古人那些對書法本體的特殊理解與特殊顯現方式。這即如米芾所說:“壯歲未能立家,人謂吾書為集古字,蓋取諸長處,總而成之。既老,始自成家,人見之,不知以何為祖也。”到了“不知以何為祖”,就自成一家之風格了。
風格是顯現本體的一己之道,是特殊的,也是可變的、可超越的。這個“變”與“超越”就是所謂“創新”。查中國書法風格流變史,就是一部特殊的一己之法不斷被超越的歷史。書法教育者應使人在學習前人書寫的一己之法中準確把握書法的本體之法,又能從準確把握前人諸法的基礎上超拔出來,形成“不知以何為祖”的一己之法。這就是“創新”,創新就是“立己”。

記:在貴專業的教學理念中,書法批評是一個重要方面,您覺得對于書法教育者來說,書法批評最應當堅守的是什么?

王:書法批評屬于藝術批評,藝術批評的依據是藝術標準。藝術標準,就是藝術的“道”與“理”。古來說“天道”、“人道”,不說“物道”;說“天理”、“物理”,不說“人理”。則“道”是歸于“人”的;“理”是歸于“物”的;“道”“理”統歸于“天”。
“道”是人生欲望所在,是向前的,是動的,是含有內在之目的與理想的。即莊子所謂“道行之而成”;韓愈《原道》所謂“由是而之焉之謂道”。人、書家,自有“行之而成”的一己之道,一己之風格。此即前所說“創作之法”。
“理”的概念應該是到了魏晉時期王弼提出的,他說:“物無妄然,必有其理。”《易系辭傳》謂“形而下者謂之器,形而上者謂之道。”“器”就是“物”,按王弼所說,器物之所以如此,不是“妄然”的,即不是沒道理的,所謂“必有其理”。那么這個“理”是什么呢?“理”就是一事一物之所以如此者。在書法上說,就是“本體之法”。
一物一事有一物一事之“理”,但諸事物之“理”也有“宗會”之處,也就是萬事萬物之“理”通了。所以朱子說:“合天地萬物而言,只是一個理。有此理,便有此天地;若無此理,便亦無此天地。”又說:“今日格一物,明日格一物,一旦豁然貫通,眾物之表里精粗無不到,吾心之全體大用無不到。”那么這“理”又與“道”通了。所以“道”“理”雖魏晉前重于言“道”,魏晉后重于言“理”,雖然一是形而上,一是形而下,而交匯處,就是一個萬事萬物本該如此而一定要如此的問題,你要不如此,就是不合道理!
這就是標準,是人的標準,也是物的標準,都是從天地的道理中衍生出來的。落到藝術、落到書法而言,就是對書家的評價標準與對書法的評價標準,也就是說書法批評所關注的是“書風”與“書理”的問題,批評家要與書法家有一個“視界融合”,才有可能對書法作品有一個準確的評價。這才能夠顯現出對藝術標準的準確解釋與維護;才不至于出現偽批評。偽批評是對藝術標準的消解,書法教育者應該是對藝術標準的準確解釋者和堅實的維護者。要培養一批有責任感的、有獨立品質的、有藝術操守的書法藝術的守望者。

記:您是如何考慮書法鑒藏課作為課程設置中的一個亮點?

王:“鑒”是“鑒別”,鑒別針對的是真偽與優劣的問題,“藏”是“保護”,保護針對的是拯救與儲積的問題。收藏總是建立在鑒別之基礎上的,收藏與保護的藝術品總是要求真求善的。
鑒別書畫作品,屬于文物鑒定范疇,“鑒定”者,“鑒別”而“確定”,確定的就是真偽,還有優劣。真的有優劣問題,假的也有優劣問題。《快雪時晴帖》是假的,誰又說它是劣的呢?鑒定,是一門學問,要之,多見、知古、博學,這三方面是不能少的。所謂“多見”,就是經眼的東西多,要有大量的閱覽與觀摩的經驗,所謂“觀千劍而后識器”。所謂“知古”,就是要能辨析各時代的材料質地及工具對材料征服的形態;“博學”就是要有廣博的文史學問。同時還要有書法創作的功夫與經驗,正如啟功先生所說:“現在有些人擅長考辨材料之學,但自己不會寫,不會畫;有些人會寫會畫,但又缺少學問功底,做起鑒定家就顯得缺一條腿。”所以,多見,會寫,知古與博聞多識,于鑒定之術,皆不可或缺。
鑒定的功夫,經驗很重要,要見得多,比較得多,沒有比較則無以鑒別。書法教育,固非專門培養書法鑒定者的,但讓學生多讀多見是十分必要的,而有鑒別的能力,更能增對傳統把握之準確。所以,鑒藏一類的課程,絕非學科拓展性的課程,而應是學科基礎性課程。更兼對材料與工具之關系的熟諳,以及文史考據之功,都是書法學習者必備的功夫,則鑒藏之學,是書法學習者不可少的學習科目。
收藏是對藝術品的拯救與儲積,無論是公共領域還是私家的收藏,保護還是第一位的,保護自然是為了利用,利用其學術價值、藝術價值、經濟價值,但這都應是第二位的。拯救與儲積的自然要是真的和好的,這要取決于鑒定的準確,故“鑒”必為“藏”負責;“藏”必以“鑒”為據。所以“鑒”“藏”是不可分的。現在收藏之風日熾,但也有不少傾家資以購偽劣者,真假不辨,優劣不分,致使偽劣公行,最可悲的是以偽為真,以劣為好,因無知而無準,鑒者言不由衷,藏者茫然無依。社會上收集與保存的書畫等藝術品若非真非善,自是“藏”之失,也是“鑒”之失,這既是沒有準確把握傳統所致,也是開啟了無需準確把握傳統之先,這對中國書法的傳承與創新是致命的墮失。所以書法教育中鑒藏課程的意義,并不只是傳授一門知識,而是傳播一種思想,一種尊重傳統的思想。有了對傳統的尊重,才會有對傳統準確把握的需要,在對傳統準確把握的前提下,才談得上傳承與創新。

記:書法鑒藏與經營是貴專業的主打特色,請談談您的構想?

王:書法教育,或者說書畫教育,其目的是培養藝術工作者,而所謂“藝術工作者”又包括藝術創作者、藝術領域的管理者和藝術品經營者,此后二者,應屬文化產業范疇,也是書法教育在應用領域所應拓展的教育空間。這里,主要的教育內容應是藝術品文化價值的積蓄與周轉。所以,鑒藏與經營方面的知識與實踐,亦應納入書法教育的課程內容中去。鑒藏的學問關系到藝術品的價值充分實現及準確定價的問題,在藝術品經營的各個環節,藝術品價值評估的學問是起關鍵作用的。如果沒有這些學問的支持,藝術品的評價就容易出現信息不對稱,這就衍生出一系列的問題。
當藝術品交易中一方掌握的信息多于另一方就稱之為存在“信息不對稱”。擁有信息較多的一方都會通過以下兩種途徑在交易中充分利用自己的信息優勢使得市場失靈。這兩種途徑分別是“逆向選擇”和“道德風險”。
“逆向選擇”指的是市場交易中,因一方無法觀察到另一方的重要外生特征時,所發生的劣質品驅逐優質品的情形。比如,在書畫市場上所進行的相關交易常常出現這種情形。書畫作品的買者一般無法分辨出該物品的真實質量,有時甚至連真偽都難以區分。這種信息的不對稱使買賣雙方無法順利進行交易,因此,必須做出相應的調整,尤其是買方的調整,才有可能保證交易的順利進行。由于買方對于書畫藝術品的不甚了解,或者對于自己掌握的信息的不確定,所以,即使是面對一件真品或者珍品,他也不敢支付完全符合產品價值的價格,他的意愿支付只能是一種“混合價格”,這種“混合價格”等于完全知情和完全確定下的真品(珍品)的價格與贗品(次品)價格的加權平均值,其權數為購得真品和贗品的概率值。毫無疑問,這一價格將低于真品的價格,如果低到真品的賣方不愿意接受的水平,最終的結果是,只有贗品和次品可供出售。在這里,逆向選擇的結果是質量較好、有保存價值的書畫藝術品被贗品和次品驅逐出了市場。這樣的損失不只是針對消費者個人,長此以往,擾亂的是市場的秩序,削弱的是價格對價值的表現力。同時也使書畫藝術品真偽與美惡的賞鑒標準模糊化,從而導致書畫藝術品價值評估的標準混亂。進而導致書畫藝術品市場秩序的無規范,亦即魚龍混雜、真偽莫辨。長此以往書畫藝術品對人類影響力的品質就會降低,就會出現人所追逐的可能是偽劣藝術品,而真品與珍品卻被驅逐出市場。形成一種“世無英雄使豎子成名”的局面。
“道德風險”是指交易的一方無法觀察到另一方所控制和所采取的行動時,所發生的知情方故意不采取規范行為的情形。由于知情方故意不采取規避措施會招致對交易中一方的損害,這確實是一種道德缺失的行為,由此,也會引致各種風險。文化市場上的對學術品質的漠視常常就是由于委托人—代理人這一模式所產生的道德風險帶來的。比如,對書畫藝術品真偽考據的隱藏、真正藝術評價的不在場的情況下將發行以及銷售等各個環節委托給專業的營銷機構(在這里可以看作是代理人)去完成其銷售程序。由于代理人比委托人具有更多的市場信息優勢,所以很容易造成其在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同時采取的是不利于委托方利益的行為。這種行為的破壞性是非常明顯的,經常出現書畫藝術品的“意外事故”比如桃僵李代等問題,使書畫藝術品的作者及收藏者自身的權益受到極大的損失,不僅是精神層面的——知識產權和所有權的被盜用,而且也包括經濟方面的巨大損失。
導致這類問題出現的原因至少有兩條,一是公共領域書畫藝術品評價標準的不確定;二是公共領域內對書畫藝術品批評的不獨立。這里的所謂“不確定”與“不獨立”或多或少都涉及到上所說相關學問的不在場。所以,我們在培養學生時,在課程設置上要特加強調我們前面說的那些“道”“理”與相關學問的配置,以其學習時這類學問的在場,冀其在實踐時不至于此類學問的缺席。
在市場化的當下,書畫藝術品這類文化產品已大量進入流通領域,藝術品具有了經濟屬性,但它畢竟不是一般的商品,它的文化特質使其具有一般商品所不具備的文化影響力,它對民族審美表達與藝術鑒賞水準具有標志性意義。文化產品的價格,永遠不可能是其文化價值的準確表現,但卻是其文化價值認定的重要參考系數。

記:謝謝王院長的介紹,這使我們看到了一些書法教育較獨特的觀點與愿景,這里顯現出一種獨立的“學院派”品質。我們期待著貴專業在學生培養上取得成績,并能不斷給出有益于書法教育的新話題。

 

 
 
 
往期精彩回顧    
書法網 以海量書法、篆刻、國畫信息為基礎,傾力打造中國書法第一門戶!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資料郵箱:[email protected]
魯ICP備06004066號
学生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