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財經藝術講壇預告    

第一講

題目:從社會精英結構的變化反觀20世紀中國書法的變遷

主講:白謙慎 美國波士頓大學藝術史系終身教授

時間:2011年10月16日上午10點30分

地點:中央財經大學中財大廈三層通用教室(一)

白謙慎簡介

1955年生于天津,祖籍福建安溪,在上海長大.

1978年考入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

1982年獲全國大學生書法競賽一等獎。

1982年畢業后留校任教。

1985年考入本校研究生院,一年后赴美國羅格斯大學攻讀比較政治博士學位。

1990年在獲碩士學位和修完比較政治博士課程后,轉學至耶魯大學攻讀藝術史,師從班宗華教授。

1992年在耶魯大學美術館策劃籌辦《方寸世界:中國篆刻藝術展》。

1993年獲碩士,

1996年獲博士。

1999—2000年為蓋梯基金會博士后。

1995-97任教于西密執安大學藝術系。

1997年至今任波士頓大學藝術史系中國藝術史教授。

2002年春為哈佛大學藝術史系客座教授

2004年獲終身教席。

主要中英文著作有:

《傅山的世界:十七世紀中國書法的嬗變》(哈佛大學亞洲中心,2003年)

《天倪——王方宇、沈慧藏八大山人書畫》(與張子寧等合作。佛利爾美術館,2003年)

《傅山的交往和應酬——藝術社會史的一項個案研究》(上海書畫出版社,2003年)

《與古為徒和娟娟發屋——關于書法經典問題的思考》(湖北美術出版社,2003年)

《傅山的世界》中文繁體字精裝本2005年由臺北石頭出版社出版,簡體字版2006年由三聯書店出版。

1990年以后用中英文發表多篇關于中國書法、繪畫、印章、的論文,其中有些被譯成日文、韓文。和華人德合編《蘭亭論集》(蘇州大學出版社,2000年)獲首屆“蘭亭獎”編輯獎(2002年)。

2004年在美獲古根漢研究獎金。

2005年初,因《與古為徒和娟娟發屋》一書“立論的時代性和反思的深刻性”而被《書法》雜志評為2004年中國書法界“十大年度人物”之一。



  書法研究生招生

  中央財經大學校徽
文化與傳媒學院2012年面向全國招收“文字與書法”方向的碩士研究生,學制2年。點此查看招生簡章


    白謙慎

  

白謙慎訪談

   白謙慎深圳講中國書法


   白謙慎先生創作


   白謙慎先生講座


   白謙慎著《傅山的世界》


白先生語言幽默,性格直爽.初次見面時,我便少了那種見知名學者的局促感.他的《與古為徒和娟娟發屋》從出版到現在一直在中國書界受到關注并多次引起爭論,但他卻說"其實沒有幾個人能夠真正全面理解這部書到底寫了什么".作為在西方長期研究藝術史的專家,他卻在自己虛構的故事《王小二的"普通人書法"》中,讓主人公王小二說道"藝術這玩意兒太虛".白先生提出的每個問題似乎都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今天我刊采訪了白謙慎先生,讓大家更為全面的了解白謙慎和他的書學思想.(筆者語)

李:您是何時開始學習書法的?能否談談初學階段時間的學書經歷?

白:我是在上世紀70年代初在上海開始學習書法的。當時我在上海財貿學校的金融班讀書(中專),學校里的許多老師曾是舊銀行里的高級職員,銀行有寫好字的傳統,所以書法好的老師很多。先是由語文老師任珂先生介紹,認識了我的書法啟蒙老師肖鐵先生,后來又得到另一位語文老師王弘之先生的指點。以后又認識了鄧顯威、金元章、章汝奭諸位老師。幾位老師修養都很好,但也都很低調,在上海基本不參加社會上的書法活動。我去老師那里,除了看他們寫字,常聽他們講些掌故,聽他們品評藝術。他們有時會提到一些前輩,說誰的字好,誰的字格調高。他們有時也會用比較婉轉的語言,評論某些當紅的書法家。當時并不十分明白,以后閱歷深了,就慢慢懂了為什么他們要那樣看了。一些老師家有些藏品,所以能見到一些近現代優秀書家的作品。那時寫字條件不如現在,字帖少,我主要臨習顏真卿的《多寶塔》,臨了好幾年。幾位老師都能寫小字,所以,我也喜歡寫小楷。那時純是愛好,沒想到二十年后,居然會以研究書法為業。

李:1978年您考入了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又曾在美國羅格斯大學攻讀比較政治博士學位。1990年您轉向藝術史研究后,過去所學是否對您的研究有所幫助?

白:政治學的研究方法對我有相當大的影響。今年,由范景中和曹意強先生主編的《美術史與觀念史》第5輯將發表我的論文《從吳大澂到毛澤東》,專門討論中國步入近現代社會后的幾次政治精英結構的變化對書法的影響。我在好幾個場合談到,對某些當代書法現象,可以采用計量分析的方法,這也和我學過計量政治學有關。我對研究書法藝術中體制性因素的興趣,也可以說和過去的學術背景有關。

李:在當代,有很多人都是從書法創作走向書法研究的。您與曹寶麟、華人德,叢文俊等先生都是如此,這似乎是一個時代的特點。您在1982年曾獲全國大學生書法比賽一等獎,這充分說明了當時您在創作上的潛力,在您的書學研究中,創作與研究又是一種什么樣的關系?

白:書法有很大的特點,就是它比較抽象。在理解古人的某些書論時,如果沒有一定的創作經驗,會比較困難。此外,雖說我們是在研究歷史,但有時也需要對存世的古代書法作審美判斷。我在《傅山的交往和應酬》和《傅山的世界》這兩本書中,都指出傅山有不少應酬作品寫得不好,不但傅山曾說過自己寫過“死字”,我們的創作經驗也能告訴我們哪些是品質比較差的作品。

李:優秀的學者通常會有良好的交游圈,他周圍的老師與朋友都會給他的研究以啟發。聽說您好客,家中常有聚會。在講座時您也不時會提到自己的老師和朋友。您的交游對您的學術研究是否有積極作用?

白:在美國大家平時都挺忙,朋友之間也是聚少離多。只有在周末或逢年過節,朋友們才能聚在一起。波士頓是著名的大學城,許多重要的學府和文化機構在這里,華人學者、高科技人員很多,來訪的中國學者也很多。我住在波士頓近郊的一個小鎮,往來比較方便,朋友們就常來聚會。大家在一起,除了聊天外,也會談到學術研究。這使我對其他學科的動態有所了解,也常能得到啟發。我對一些老師和朋友的研究十分熟悉。在一個遠離祖國的國度里研究中國書畫篆刻,平時能交流的人不多。我有空常會翻翻師友們的著作,感覺就好像在聽他們談話,很親切。去年,我在各地的演講中,經常向研究生們提到2003年過世的汪世清先生。從1991認識汪先生到他去世,12年中得到他許多指導和幫助。汪先生學問很好,黃苗子先生稱他是“京城第一讀書人”。但他從不求虛名,一生過著很簡單的生活。無論人品還是學問,都足稱楷模。一想起這位前輩,我就會覺得自己還不夠用功,還需要好好努力。汪先生去世后,我們和臺北的石頭出版社聯系,出版了汪世清先生的論文集(《卷懷天地自有真:汪世清藝苑查疑補證散考》)。此書在臺灣、香港、大陸學者中反映很好。目前我還在參與策劃明年在北京舉辦一個紀念汪先生逝世五周年的學術討論會,除了紀念這位前輩外,也希望對匡正時下的學風起一些作用。

李:“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德”,讀了《與古為徒和娟娟發屋》后,也會有各種各樣不同的理解。在書中,您把書法范本分為“經典”與“非經典”,有人說您“把矛頭指向了非經典性的民間書法”。但您卻說“真正理解這部書的人并不多”。看來您并不認同上述觀點。那么它到底是一本什么樣的書?這部書提出了什么樣的問題?您還曾說過,理解《與古為徒和娟娟發屋》,“無古無今”的書寫這個概念是一個關鍵。后來您又把“無古無今”的書寫稱為“素人之書”。那么,何謂“素人之書”?

白:《娟娟發屋》是2003年10月出版的。在2002年11月,《書法報》先發表了其中的第12章《王小二的“普通人書法”》,那個虛構的故事正好發表在流行書風提名展的幾個月后,書法界也有人在批所謂的“丑書”,所以有人以為我參與了對某種創作傾向的討伐。其實,我在發表王小二的故事時,就寫了一個小記,告訴讀者這是一本書的一章,希望他們在沒有讀全書之前,不要揣測我的立場和觀點。因為我很明白,沒有人能猜測到我的書將會是怎樣的一本書。但故事發表后,自認為知道我想說什么的人不少,有叫好的,有在網上開罵的,還有寫匿名信的。爭議很大。
《娟娟發屋》出版后,也有不少評論。我說真正理解這本書的人不多,并不是說人們對此書全然不懂。比如說,我對“民間書法”說辭的批評,寫得明明白白,人們都能讀懂。這本書的層面比較多,不同的讀者完全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來理解。但是,書中包涵的某些想法,可能不容易被書壇人士所理解。書出版后,我送給了馮象(法律和英國文學)、李陀(文學評論)、徐冰(當代藝術)等朋友,他們都談了自己的一些看法。我覺得他們對書中某些涵義的理解,比較符合我的初衷。這并不是說他們比書法界的人聰明,而是他們對當代觀念藝術、當代文化的一些走向比較關心。徐冰說,《娟娟發屋》涉及了一些當代藝術面臨的問題。(“當代藝術”在這里指那些探索性的觀念藝術)王南溟專門寫了篇文章,談論“王小二的故事”中張彬辦的那個展覽。故事中的張彬了解到西方“一些藝術家為了突破博物館的精英主義體制的局限,直接在自己的作坊中展出自己的作品。”這不是虛構,而是事實。為什么了解當代藝術很重要呢?因為,我在寫書的時候,有一個參照系在腦中:從碑學到二十世紀考古發現,更多的古代書跡被包括到書法的范本中,審美域在擴大,非漢字作品的出現,當代藝術的出現······。所以,我反復在各種場合說,《娟娟發屋》不是藝術批評,而是文化反思,思考書法藝術在一系列歷史文化的鏈節中如何展開。說它不是藝術批評,也就意味著,它并不討論哪種藝術創作傾向應該批評、哪種風格應該鼓勵這樣的問題。正如繆哲在為《中華讀書報》撰寫的書評里所指出的,《娟娟發屋》對當代書法的創作并沒有作價值判斷,它只是提出問題供讀者思考。
       由于王小二的故事影響很大,“王小二”成了書法界耳熟能詳的關鍵詞,常有人用它來說事。那么,誰是“王小二”?“王小二”代表著什么樣的書寫?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后,書法有大眾的廣泛參與。參加“流行書風”展的某些年輕作者沒有很高的學歷,是“普通人”,因此,有人說“王小二”就是指他們。
謝謝你在這里提出“素人之書”,因為我故事中的“王小二”正是“素人之書”的代表。去年我在首都師范大學講課時,向同學們介紹了這個概念,當時你也在場。這個概念不是我的發明,《娟娟發屋》用“無古無今、有意趣、不規整”來描述“王小二們”的書寫。2005年,《傅山的世界》繁體字版在臺灣出版,石頭出版社安排我在臺灣各地巡回演講。我在講傅山和碑學的關系時,也簡單介紹了《娟娟發屋》的主要觀點。一位聽眾在看了我放的圖片后,稱古代的一些比較原始的石刻字跡和今天馬路邊無名氏的信手書寫為“素人之書”。我覺得這個提法簡短又頗能說明問題,就采用了。“素人”原為日語,意為外行。臺灣將此引入中文。臺灣聽眾能使用“素人之書”這個詞, 大概是因為臺灣曾出過一個叫洪通的“素人畫家”,此人沒受過什么正式的美術訓練,畫的畫、寫的字、刻的印都很有意思。
       那么,什么樣的書寫算是“素人之書”呢?我的美國學生寫的字,兒童的書寫(包括敦煌卷子中那些學童的習字),那些沒受到經典影響的成人書寫,《鄭長猷造像記》的刻工等,都可以算是“素人之書”。這些書寫很像天真爛漫的兒童畫,沒有什么規矩,常有意想不到的趣味。

  白謙慎先生的書法作品
 
 
往期精彩回顧    
書法網 以海量書法、篆刻、國畫信息為基礎,傾力打造中國書法第一門戶!
郵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資料郵箱:[email protected]
魯ICP備06004066號
学生怎么赚钱